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跑狗图高清彩图 > 语用分析 >

叹词-哦-语用功能应用与分析+——以话剧《雷雨》为例

归档日期:08-04       文本归类:语用分析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第26卷 第11期 牡丹江大学学报 Vol.26 No.11 2017 年 11 月 Journal of Mudanjiang University Nov. 2017 118 文章编号:1008-8717(2017)11-0118-03 叹词“哦”语用功能应用与分析 ——以话剧《雷雨》为例 刘 萍 邬德平 (衡阳师范学院外国语学院, 湖南 衡阳 421000) 摘 要:本研究基于对话剧《雷雨》中叹词“哦”的语用分析,将其分为认知功能、情感表达功能、话语结构功能和语用模糊功能。通过对语料的定量统计分析发现叹词“哦”用于认知功能和情感表达功能的频率相当高...

  第26卷 第11期 牡丹江大学学报 Vol.26 No.11 2017 年 11 月 Journal of Mudanjiang University Nov. 2017 118 文章编号:1008-8717(2017)11-0118-03 叹词“哦”语用功能应用与分析 以话剧《雷雨》为例 刘 萍 邬德平 (衡阳师范学院外国语学院, 湖南 衡阳 421000) 摘 要:本研究基于对话剧《雷雨》中叹词“哦”的语用分析,将其分为认知功能、情感表达功能、话语结构功能和语用模糊功能。通过对语料的定量统计分析发现叹词“哦”用于认知功能和情感表达功能的频率相当高,说明“哦”在本质与属性上属于叹词中的一员。此外研究还从定性角度,结合大量实例,对叹词“哦”语用功能的具体应用进行了阐述。类似微观定量与定性研究有助于加深对个别叹词本质与应用的理解。 关键词:叹词;哦;语用功能 中图分类号: H030 文献标识码:A 一、引言 叹词广泛存在于所有人类语言当中,然而在词类研究中受关注却很少,成了一种“普遍存在却又被忽视的语言现象”[1] 。直到 20 世纪 90 年代,叹词在国外开始引起较多关注。目前相关研究主要集中在对叹词本质与属性的探讨,如叹词在语言中的地位,叹词表达的意义,叹词的分类等等。大部 分学者都承认叹词是语言词汇的一部分,但对于叹词在词汇中所处的地位学者们莫衷一是。[2][3][4] 就叹词所传达的意义,学者们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5][6][7][8]此外,由于研究角度不同,学者们对于叹词的分类也不尽相同。[1][8] 除了从宏观上探讨叹词的本质与属性,也有部分学者以个别叹词为研究对象,探讨其具体应用。[10][11][12] 纵观以上研究,我们发现前人从宏观上探讨叹词的普遍特征较多,对个别叹词进行微观研究的不多, 从量化角度来进行微观研究的更是不多见。基于此,本文以出现频率较高的叹词“哦”为研究对象,以话剧《雷雨》为封闭语料,从定量与定性角度分析 “哦”语用功能的分类、分布及其应用。 二、叹词“哦”界定及语用功能分类 (一)叹词“哦”的界定 国内学者们对于叹词是否属于语言单位或词汇单位莫衷一是,但学者们普遍认为叹词具有独立的句法功能。根据这一基本特征可以剔除“哦”作为语气助词的同形异义词,如“这件衣服好好看哦!”“要记得回我电话哦”。 (二)叹词“哦”在《雷雨》中的语用功能 根据对语料的统计分析发现,在 300 页左右的剧本中,《雷雨》一共使用了 152 个叹词“哦”,不能不说,《雷雨》中各种人物的复杂心境能得到淋漓尽致的表达,“哦”功不可没。 本文结合 Ameka(1992)和 Weierzbicka(1992)对叹词的分类标准[1][9] ,同时参考了周洋(2010)对叹词“哦”语用功能的分析[13] ,将叹词“哦”的语用功能划分为认知标记、情感标记、话语结构标记和语用模糊标记。 三、叹词“哦”在《雷雨》中语用功能的分布与应用 (一)叹词“哦”在《雷雨》中语用功能的分布 收稿日期:2017-06-16 基金项目:湖南省教育厅科学研究项目一般项目(17C0230) 作者简介:刘萍(1981),女,湖南永州人,衡阳师范学院外国语学院讲师,硕士,研究方向:语用学与二语习得。 万方数据 119 叹词“哦”在《雷雨》中语用功能的分布 叹词“哦”语用功能 频次 总频次醒悟、了解、应答 45 疑惑 5 惊讶 7 认知标记 突然想起 6 63 积极情感(惊喜、高兴、安慰、激动) 13 情感标记 消极情感(害怕、愤怒、焦急、痛苦、失望、讽刺、无奈) 51 64 线 线 话语结构标记 线 从上表可以看出,叹词“哦”的各种语用功能使用频率存在显著差异。其中,“哦”作为情感标记和认知标记的频次最高,达总频次 80%以上,其次是话语结构标记,使用频次最低的是语用模糊标记。下面就以具体实例对叹词“哦”的语用功能进行逐一说明。 (二)叹词“哦”语用功能在《雷雨》中的应用 1. 认知标记 根据 Ameka(1992)和 Weierzbicka(1992) 对叹词的划分标准[1][9] ,“哦”既属于情感叹词,也属于认知叹词。语料的分析表明作为认知标记时,叹词“哦”的使用频率相当高,而且绝大部分出现在问-答-答会话模式中的第三个话轮,表达说话人对新信息的各种心理状态:了解、醒悟、应答、质疑和惊讶,举例分析如下。 (1)对提供的新信息表示了解、醒悟、应答 例 1:贵:你一点不觉得?大少爷没提过什么? 四:没有,我就知道这半年多,他跟太太不常说话。 贵:哦那么太太对你呢? 在例 1 中,鲁贵知道了周萍和他后妈繁漪的私情后,向女儿四凤打听这两人最近的动向,四凤提供了两人最近不常说话的消息,鲁贵以“哦”来回应对这一新信息的了解。 (2)听话人对说话人提供的新信息表示疑惑或质疑的态度 例 2:鲁:(站起来)这家的太太真怪!她要见我干什么? 四:嗯,嗯,是啊。(恐惧来了,但是愿意向好的一面想)不,妈,这边太太没有多少朋友,她听说妈也会写字,念书,也许觉着很相近,所以想请妈来谈谈。 鲁:(不信地)哦?(慢慢看这屋子的摆设,指着有镜台的柜)这屋子倒是很雅致的。就是家俱太旧了点。 例 2 是鲁侍萍应周繁漪邀请来到周公馆后与女儿四凤之间的一段对话。她很奇怪为何堂堂周公馆太太会邀请一个女仆的母亲来。四凤突然想到可能与周萍的恋情有关但又不愿往坏的方面想,所以编了一个理由来搪塞母亲。对于四凤给出的解释,鲁并不太认同。“哦”在此表达了鲁内心质疑的态度。 (3)听话人对说话人所提供的新信息表示惊讶的态度 例 3:朴 :(沉思)无锡?嗯,无锡(忽而)你在无锡是什么时候? 鲁 :光绪二十年,离现在有三十多年了。 朴:哦,三十年前你在无锡? 例 3 是多年后,鲁侍萍与周朴园在周公馆意外重逢时的对话。当鲁提到无锡的时候,周马上想起了年轻的侍萍,他不经意地问起对方在无锡的时间。对方的回答让他惊讶,因为他三十多年前也居住在无锡。“哦”在这里体现了周含蓄的惊讶。 2. 情感标记 通过对《雷雨》语料的分析,发现叹词“哦”表达的情感非常丰富,既能表达激动喜悦的正面情绪,又能表达痛苦、愤怒、厌恶、讽刺等负面情绪。不过总体上来说 “哦”用于表达负面情绪的居多,这与《雷雨》本身是一出悲剧不无关系。 (1)表高兴、安慰的积极情绪。 万方数据 120 例 5:冲:妈,(神秘地)您不说我么? 繁 :我不说你,孩子,你说吧。 冲 :(高兴地)哦,妈(迟疑着)不,我不说了。 例 5 中,周冲爱上了四凤,渴望与母亲分享他的喜悦,然而他又担心母亲会责备他,所以当他得到母亲的保证后,他满心高兴地准备告诉对方这一好消息。 (2)表愤怒、痛苦、讽刺、失望等负面情绪。 例 6:萍:我死了,那是我的福气。(辛酸地)你以为我怕死,我恨活着,我欢迎你来。我够了,我是活厌了的人。 大 :(厌恨地)哦,你活厌了,可是你还拉着我年青的糊涂妹妹陪着你,陪着你。 例 6 是周萍与鲁大海兄弟间的对话。当他得知同母异父的妹妹居然爱上了他痛恨的周家少爷时,他怒气冲冲来找周萍算帐。面对鲁大海以死威胁,周萍表示活着也是痛苦,鲁大海则愤恨对方连累自己的妹妹,“哦”很好地表达了大海的愤怒。 3. 话语结构标记 “哦”作为话语标记时,有助于推动话轮衔接,维持会话完整性。具体而言,当说话人转到另一个话题或重新回到之前谈论的话题时,“哦” 用于话题转换标记。在会话交际中,为保证对话的连贯性,听话人常使用“哦”来承接话轮,以确保会线)线:繁:白天我像是没有见过老爷来。 四:嗯,这两天老爷天天忙着跟矿上的董事长开会,到晚上才上楼看您。可是您又把门锁上了。 繁:(不经意的)哦,哦,怎么,楼下也这样闷热。 例 8 中繁漪假装问四凤周朴园的去向,得到了四凤的回答后,繁“哦”了一声表示“了解”,然后为了转换话题,她又以“哦”突然将话题转向了闷热的天气。 (2)线:鲁:老爷是那个地方的人? 朴:嗯,(沉吟)无锡是个好地方。 鲁:哦,好地方。 朴:你三十年前在无锡么? 鲁:是,老爷。 朴:三十年前,在无锡有一件很出名的事情 鲁:哦。 朴:你知道么? 鲁:也许记得,不知道老爷说的是哪一件? 朴:哦,很远的,提起来大家都忘了。 在例 9 中,周朴园向鲁侍萍打听当年鲁抱着孩子跳水自杀的新闻事件。此时,周的心情非常复杂,一方面他希望对方知道此事好打探鲁的具体下落,另一方面他又害怕对方知道让自己良心不安。同样,鲁的心情也很纠结,她不想回首那不堪的往事,却又希望向对方发泄自己这几十年来的忍辱负重。在这一短短对线 次之多。作为一个态度含蓄的话语承接标记,“哦”很好地表现了两人之间那种欲说还休的复杂心理。 4. 语用模糊标记 当说话人出于某种原因不愿意表明态度时,“哦”作为独立的应答语,往往能起到语用模糊的功能。 例 10:萍:爸爸,不过四凤同鲁贵在家里都很好。很忠诚的。 朴:哦,(呵欠)我很累了。我预备到书房歇一下。你叫他们送一碗浓一点的普洱茶来。 萍:是,爸爸。 在例 10 中,周朴园因鲁大海带领工人罢工的缘故辞退了他的父亲鲁贵和妹妹四凤。周萍得知这一消息后,因不愿深爱的四凤离开,所以他在父亲面前替二人求情,但周朴园只是不置可否地“哦”了一声,并没有明确表明态度。周的回答既可理解为“了解”也可理解为“答应、应允”。总之,模糊应答语“哦”作为一种交际策略,既能维护自己利益,同时也顾及了交际双方的共同利益。说话者大多取其“了解”义,不明确表明态度,或是委婉地表示拒绝。 四、结语 本文通过对叹词“哦”的语用功能分析发现“哦”从本质和属性上属于叹词家族中的一员。鉴于前人对于“叹词”语用功能分类标准不一,因此在判断和统计分析其功能时,不可避免带有一定的主观性,有待在后续研究中进一步完善。此外,所用的语料范围较小,其研究结果的代表性需要更多语料支持验证。然而通过语料库驱动,结合定量和定性的研究方法,对揭示个体叹词的本质与应用在理论视角和研究方法的拓展上有一定的启发作用。 参考文献:erjection: the universal yet neglected part of speech[J]. Journal of Pragmatics,1992,(18): 101-118. [2]WILKINS D.Interjections as deictic[J]. Journal of Pragmatics,1992,(18):119-158. (下转第 124 页) 万方数据 124 又表现了环境因素,具有双重语义,因此 a、b 两句是语法隐喻。 6a) The movie fooled Hellen into believing this book would be different. 6b) I soon beetled the truth out of him. 6c) The movie made Hellen believe this book would be different, which made me a fool. 6d) I forced him to tell the truth by using a beetle. 同样fool 和 beetle在c和d两个一致式中是名词,却在 a 和 b 中活用做动词使用。a 小句和 b 小句被看成是隐喻式,这是因为 fool 和 beetle 都具有双重语义的特征。a 句中的 fool 将身份隐喻成了行为过程。而 beetle 既表达出了物质过程,又体现了参与者。因此,a、b 两句可以看成是语法隐喻。通过上述分析,我们可以看出名词动词化也是致使移动构式中一种重要的语法隐喻形式。名词通过活用作动词,进入致使移动构式表达致使含义。 4 结语 语法隐喻理论是系统功能语言学的重要理论,它的提出丰富了隐喻研究的方法,推动了隐喻研究的发展。通过运用语法隐喻理论,我们对致使移动构式中的隐喻现象进行了分析。结果发现:1)在致使移动构式中不及物动词发生了及物性变异,其实质上是一种“过程”通过隐喻转化成为另一种“过程”,属于“过程”内部小类之间的转换。2)名词动词化为人类了解世界提供了新途径,通过把原本静态的范畴转变成动态的范畴进行了重新范畴化,是致使移动构式中一种重要的语法隐喻形式。 参考文献: [1]范晓.论“致使”结构[A].语法研究和探索[C].北京:商务印书馆,2000:136-151. [2]Goldberg, A.E. Constructions: A construction grammar approach to Argument Structure [M].Chicago and London: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1995. [3]朱永生,严世清,苗兴伟.功能语言学导论[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4. [4]何中清.语法隐喻理论的发展和问题[J].北京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04):10-17. [5]严世清.语法隐喻理论的发展及其理论意义[J].上海外国语大学学报,2003,(03):51-57. [6]潘震.致使移动构式及物性的认知转喻研究[J].外国语,2013,(5):64-68. [7]仲济建.英语不及物动词及物性变异的构式分析[J].连云港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0,(4):34-37. [8]张建理,骆蓉.构式、整合与语言集约化对Away 构 式 的 调 查 [J]. 上 海 外 国 语 大 学 学报,2014,(06):34-42. [9]马玉蕾,陶明忠.语法隐喻构式类比映射[J].外语教学,2007,(1):40-44. [10]朱永生.名词化、动词化与语法隐喻[J].外语教学与研究,2006,(02):83-90 [11]范文芳.试论语法隐喻的综合模式[J].外语教学,2007,(4):12-15. (上接第 120 页) [3]ISBELLAR P. The language of interjections[J]. Multimodal Signals: Cognitive and Algorithmic Issues,2009,(5398):170-186. [4]姚锡远.现代汉语叹词研究[J].河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6,(4):60-63. [5]LEECH G. Principles of Pragmatics [M].London: Longman,1983. [6]Erman, B. Pragmatic Expression in English: A Study of You Know, You See and I Mean in Face to Face Conversation[M].Stockholm: Almqvist & Wiksell International,1987. [7] Levinson, S. Pragmatics[M].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83. [8]AMEKA F. The meaning of phatic and conative interjections[J].Journal of Pragmatics,1992,(18): 245-271. [9] WIERZBICKA A.The semantics of interjections[J]. Journal of Pragmatics, 1992,(18):159-192. [10]WHARTO T. Interjections, language and the showing/telling continuum[J].Pragmatics and Cognition, 2003,(11):39-91. [11]李丛禾.感叹词的认知理据和语用功能探究[J].外语学刊pus Linguistics and Beyond [C]. Amsterdam:Rodopi,1987:61-86. [13]周洋.论语气词“哦”的语用功能[J].语言应用研究,2010,(11):16-19. 万方数据

本文链接:http://thegoodfrog.com/yuyongfenxi/4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