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跑狗图高清彩图 > 语用 >

从语用的角度举例分析汉语的特点

归档日期:08-31       文本归类:语用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在语音方面,没有复辅音。在一个音节内,无论开头或是结尾,都没有两个或三个辅音联在一起的现象。因此,汉语音节声在前,韵在后,辅音只在音节的开头及结尾出现,音节界限分明,结构形式比较整齐,有别于英、俄等语言的两个乃至多个辅音相连。元音占优势。现代汉语共同语中有21个声母,39个韵母,从汉语音节组合的情况看,汉语音节中可以没有辅音,但不能没有元音。一个音节可以只由一个单元音或者一个复元音构成,同时,由复元音构成的音节也比较多,从辅音和元音的构成比例看,元音占优势,因元音是乐音,所以汉语语音乐音成分比例大,韵多而声少,听起来响亮悦耳。有声调。普通话每个音节都有声调。声调是汉语音节不可缺少的成分。从功能上来讲,声调的主要作用在于辨别意义,声韵相同而声调不同的音节,代表的意义也不同,如“花、划、化”,声调还可以使音节和音节之间界限分明,如“jie” 是一个音节,而“ji’e”是二个音节。从音响效果上来讲,声调不同调值不同,使汉语具有抑扬顿挫的起伏,又富于高低升降的变化,于是形成了汉语音乐性强的特殊风格。

  在词汇方面,汉语语素以单音节为基本形式。由于汉语的单音语素多,单音语素是汉语语素的基本形式,它在汉语语素中占绝对优势。相对而言,汉语语素中双音节和多音节语素较少,其多数来源于古代双声词、叠韵词和外来词、拟声词。所以由单音语素构成的单音词和双音词也较多,词形较短。同时汉语中的单音节基本上都是语义的承担者。这些单音节可以作为语素来构成大量单音词,也可以合起来构成合成词。如“学、人、地、天、羊、火”等。广泛运用词根复合法构成新词。现代汉语构词方法非常灵活多样,语素的数量也很多,词源雄厚,所以现代汉语词汇丰富。复合构词法可以是“词根+词根”,如“国家、人民、军队、雪白、月亮”等,也可以是“词根+词缀(词头)”,如”石头、胖子、画儿“等,还可以是“词缀(词头)+词根”,如“第二、阿姨、老虎”等,还可以是“词缀(词头)+词根+词缀(词头)”,如“老婆子、老张头”等。由于汉语中有意义的单音节语素差不多都能充当词根语素,词缀语素少而且造词能力较弱,因此,汉语中运用复合法“词根+词根”组合词根语素,构成合成词,即组合式合成词的情况最多。双音节词占优势。汉语词汇在发展过程中逐渐趋向双音节化。过去的单音节词有的被双音节代替,如“父----父亲”、“生----学生” 、“月----月亮”、“木----木头”、“目----眼睛”。古代汉语里用一个单音节词表示的意义,在现代汉语里可以采用双音化的办法造成一组词,就是说,有的单音节词被分解成多个同义双音节词,如“悦----高兴、喜悦”,“谋----谋求、谋划、谋取”,“护----爱护、保护、拥护、庇护、辩护、防护、监护、救护、看护、偏护、守护、袒护、维护、卫护、掩护、养护”。有些多音节短语也被缩减为双音节词,如“科学技术----科技”,“四个现代化----四化”。新创造的词也多为双音节的,如“下岗”“内退”。现代汉语词汇中的三音节词也有所发展如“多面手、自动化、自发性、破天荒、无产者”等,但双音节词仍然是多数。

  在语法方面,同印欧语相比,汉语呈现出一系列分析型语言的不同特点:首先汉语缺乏形态,语序和虚词是表达语法意义的主要手段。汉语缺乏形态即缺乏表示语法意义的词形变化。形态变化,指表示语法范畴的形式的变化。如名词、形容词、动词那些性、数、格、时、人称等变化。英语的人称代词、动词做主语时和做宾语时词形不同,如:“She loves me”和“I love her”,同是一个代词“她”(或“我”)词形不同,同是一个动词“爱”,主语是第三人称时要加“s”,主语是第一人称时则不加。而汉语里的“她爱我”和“我爱她”,里面的两个代词“她”和“我”,不管是做主语还是做宾语,词形都不变化;动词“爱”,不管作主语的是第一人称还是第三人称,都没有相应的形态变化。现代汉语的“们、着、了”等助词,在很大程度上近似词尾,但它们不是严格意义的表示形态变化的语法成分。比方“们”,“代表们”固然表示多数,但不用“们”的“代表”也可以表示多数。尽管现代汉语的某些动词、形容词可以重叠,如“讨论讨论、漂漂亮亮“,这不能说不是词形变化,但并不具有普遍性。其次语序的安排对结构和意义都有很大的影响。比如:客来了。——来客了。月光流进了屋里。——屋里流进了月光。语序不同,结构关系不同,表意重点也有所不同。虚词的运用对结构和意义也有很大的影响。比如:粮食增产。——粮食的增产。北京大学。——北京的大学。用不用虚词,结构关系不同,或者意思不同。词、短语和句子的结构原则基本一致。现代汉语不像印欧语那样句子和短语有不同的构造。如英语的句子中谓语部分要求有一个由限定式动词(句niteverb)充任的主要动词(mainverb),短语中不允许有限定式动词;而现代汉语里句子和短语的构成原则具有一致性,同样的一个主谓短语,既可以独立成句,也可以充当句子成分。无论词素组成词,词组成短语,或者短语组成句子,都有主谓、动宾、补充、偏正、联合五种基本语法结构关系,例如:汉语的一个主谓结构,可以是句子,也可以是短语。动宾结构、动补结构、偏正结构,等也一样。词“月亮”,短语“大家好”,句子“太阳升起来了。”等都是主谓结构。再次,词类和句法成分不是简单的对应关系。现代汉语不像印欧语那样词类和句子成分之间有一种简单的一一对应关系。比如,印欧语里名词跟主语、宾语对应,形容词跟定语对应,而汉语中词类和句子成分的关系比较复杂,同一词类可以充当多种句法成分,现代汉语里名词可以充当主语和宾语,也可以充当其他别的成分,形容词可以充当定语,也可以充当别的成分。词在语法方面呈现出多功能性;反之,同一种句子成分又可以由几类词充当,两者之间又具有一定的灵活性,所以词类和句法成分之间不像印欧语那样有简单的对应关系。最后,汉语量词十分丰富,有语气词。现代汉语的量词十分丰富,计数时数词后面一般要用一个量词,不同的名词所用的量词也往往不同。如“一条绳子、一匹马牛、一张桌子、一道彩虹”等。语气词也十分发达,能使句子表达的各种语气色彩形式化。语气词常出现在句末,表示各种语气的细微差别,如“你走啊!(感叹)”、“你走吧。(祈使)”、“你走了。 (陈述)”这些都是现代汉语不同于印欧语的特点。

  关于“被”字句的感情色彩问题,传统上多认为其表“遭受”义,即表示不如意、不幸的含义。如王力先生(1980)在《汉语史稿》中说:“被动式的作用基本上是表示不幸或者不愉快的事情。”

  但这种说法并不绝对(王力先生也未把它绝对化)。一方面,古汉语中也存在少量“被”字句不表贬义的用例 ;另一方面,随着语言自身的演变,“被”字句的使用也体现了历时的变化,使用范围扩大,其感情色彩由表不幸向表中性甚至褒义的方向发展。我们先看表中性的例子:

  (2)亚里士多得在公元前300年之前建立的物理学,曾经被人们延用到公元后的17世纪。

  关于“被”字句在表义上的变化,呈下述趋势:“从近代汉语到现代汉语第四阶段,‘被’字句语用功能总的趋势就是表示不幸、不如意遭遇的贬义用例减少,而表示中性和用于‘好’的方面的褒义用例在不断增加。”(刁晏斌,2006)汉语‘被’字句运用范围之所以不断扩大,主要原因是汉语内部规律的推动,外语的影响只是一个外因。外语的影响只是一个外因。

  汉语是咱们中国特有的一种语言汉子是世界特有的一种文字,世界上只有汉字叫书法。别的都是瞎扯。

本文链接:http://thegoodfrog.com/yuyong/478.html